从基督徒到天然植物
活性成分研究首席科学家
“以诺”是圣经中的人物,与神同行三百年,没有经历生死,直接被神接走,永享神的荣耀。这就是加拿大皇家以诺植物药公司的名称来源,也是一个基督徒对上帝的信奉以及对公司长远发展的理念烙印。
这个基督徒就是加拿大籍华人余佩华,德国化学博士后、加拿大皇家以诺植物药公司首席科学家。
余佩华博士早年定居加拿大,2001年,生活在中国的姐姐胃部不适,一经确诊即是晚期。除了在国内接受传统治疗之外,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?
姐姐的遭遇,还有更多同样饱受折磨甚至失去生命的人,带给余佩华博士的是一种深刻的刺激。
形势严峻,我们真的束手无策?难道就没有一种有效的成分吗?余博士决定进入天然植物活性成分研究领域,化学合成药物治标难治本,毒副作用大,余佩华博士将目光投向了天然植物类领域,一个基督徒因此成了天然植物活性成分研究首席科学家!
天然植物是上天的恩赐,值得我们珍惜!
依据欧美等国家的惯例,习惯于将植物草药称为“植物药”,中国人眼中的中药,在海外发达国家其实都叫植物药,为了易于理解,也可以将植物药叫做“洋中药”,只是国外的植物药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中药有本质的不同,最大差别在于植物药是成分组方,而目前的中药还处于原料组方阶段,十几味中药材煎熬成一罐中药,根本不清楚经过了哪些复杂的代谢转化,最终的有效成分到底是什么,有效性和安全性则完全出自于长远的历史经验。
事实上,中药确有独到之外,但很多中国的好东西都被外国人用了。比如银杏、绿茶等中国特色植物的提取物,也都被国外机构深度科研,然后做成产品返销中国。
另外,地道的草药原材料由于时过境迁,气候、水士等客观条件发生变化而致药性改变,而药方则一尘未变传承至今,实难保证效果。所谓“地道”,“地”即产地,与水土息息相关,“道”即自然,与气候雨水紧密相联,这与中药材的产地及生长期间的自然环境有莫大关系。以山药为例,安徽、江苏一带的淮山,河南焦作温县的怀山(铁棍山药),虽然外观形态并无多大差异,但功效却大相径庭,前者只能为菜,后都则可入药。
余佩华博士说,中国有丰富的中药材资源,这是大自然的恩赐,值得我们珍惜并妥善利用,造福人类。
立足于天然植物,我们做四件事情
事实上,中药的煎熬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原料炮制加工的过程,然后再经人体代谢后才可能得到真正的有效成分。
以稀有人参皂苷为例,无法直接从人参、西洋参等五加科植物中获得,必须先将这些原料蒸煮炮制,获得原型人参皂苷,再将原型人参皂苷进行人工代谢或转化,最终得到稀有人参皂苷成分。稀有人参皂苷与传统的中药已完全是两回事了,说稀有人参皂苷是纯粹的西药似乎更合乎逻辑,就如同屠呦呦所研究的青蒿素一样,很多中国人把它当中药,而西方人则认为它就是西药。
“我们从四方面着手,立足于以稀有人参皂苷为有效成分的现代植物药研究。”余佩华博士介绍说。
一方面,有些维他命、不饱和脂肪酸等,人体无法代谢产生活性更强的次级代谢衍生物。如同稀有人参皂苷是原型人参皂苷的次级代谢产物,不能直接从植株中获取,资源非常稀缺,那么我们就直接科研转化稀有人参皂苷这种代谢产物的大规模制备。
另一方面,是对原材料的精选以及炮制技术,以便得到更多转化成分。我们选择在加拿大温哥华设立工厂,主要是考虑到北美地区的水土等自然环境,尤其适合西洋参的生长,经炮制成西红参后,可获得更多原型人参皂苷,为稀有人参皂苷的转化制备提供了更多高品质的原料。
第三,稀有人参皂苷既不溶于油,也不溶于水,如何让稀有人参皂苷成分顺利进入人体并被有效吸收利用呢?这就需要一个运载工具,将稀有人参皂苷成分运入人体内。如同人类上不了太空,但能搭乘火箭进入太空一样,加拿大皇家以诺科研团队同时致力于“火箭”的科研。
第四,产品特殊保健功能及安全性的实验,先从体外细胞实验开始,然后进行胚胎实验、活体实验等,同时提请第三方国际权威机构进行验证。
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,
你们也要怎样待人。”
“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,你们也要怎样待人。”这句话出自《圣经》马太福音7章12节。
为了对用户负责,加拿大皇家以诺科研团队进行了70项检查,5项重金属污染检测、5项细菌感染检测、60项农药残留检测,严格按照加拿大卫生署以及美国药典(USP)标准进行。
虽然国外的月亮并不比国内圆,但在食品药品安全性方面,欧美等发达国家确实比中国做得更好,标准也更严格。一个药品,申请美国FDA临床实验并不难,难的是一旦开始临床实验流程,将会持续数年的周期,通过各种不同条件的临床实验。如同在国外上大学一样,进校容易,毕业很难,这一点似乎与中国略有不同。
还是为了对用户负责,加拿皇家以诺科研团队对产品进行了繁杂的反证实验。
2015年12月,科研团队对瑞得生稀有人参皂苷胶囊进行了体外细胞实验,利用CellTiter-Glo®(Promega; Cat. # G7573)发光细胞活力检测方法,分析稀有人参皂苷的体外抑制细胞增殖活性,取得了理想的实验结果。
“瑞得生”多组分稀有人参皂苷这样炼成
Redsenol(瑞得生)胶囊同时聚集16种稀有人参皂苷成分,包括Rk2、Rg3(S型、R型)、Rh2(S型、R型)、Rg5、Rk1、Rk3、Rh1(S型、R型)、Rh3、Rh4、aPPT(S型、R型)、aPPD(S型、R型),这16种成分形成协同效应,比单一成分产品更显性。
Redsenol-DAG口服颗粒(滴丸)精选8种高活性稀有人参皂苷成分,包括Rk1、Rk2、Rh3、Rg5、aPPD(S型、R型)、aPPD(S型、R型),高度浓缩复配制剂的这8种成分,活性更强,更精准。
虽然“瑞得生稀有人参皂苷胶囊”和“Redsenol-DAG口服颗粒(滴丸)”是加拿大卫生署批准的保健品,但与中国人心目中传统意义上的保健品又大相径庭。严格意义上来说,“瑞得生”应该是一种有效成分清晰、疗效明确、质量可控的植物药。
Redsenol(瑞得生)品牌的命名包括三个元素,一是Redsenol原本是“西红参”的英文词,而这一产品的功效成分正是源于西红参(西洋参、人参等五加科植物经蒸煮炮制后的熟制品);二是Redsenol音译中文“瑞得生”;三是向用户传递一个朴实而诚挚的情愫,有了“瑞得生”,可望得到更多康复希望。
从2005年至2014年,加拿大皇家以诺科研团队历经三个阶段的攻关,独创四项核心科技,突破了大批量制备Rg3、Rh2、Rh1、aPPD、aPPT等稀有人参皂苷的工业化生产难题;制备活性更高的稀有人参皂苷转化衍生物的工业生产难题;对稀有人参皂苷成分的机理和毒理进行了大量研究,确认稀有人参皂苷成分的特殊保健意义。
版权所有 © 2019 加拿大皇家以诺植物药有限公司